本篇回應
Amosol 認為 含有正確訊息
|引用自 Amosol 查核回應
😆

資料佐證

這是原po吧,谷歌就有了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550582356421143&id=100044081496889
此查核回應尚被用於以下的可疑訊息
疫情延燒至今,想要全身而退,
對任何人來說,
恐怕都是mission impossible了!

務實來說,的確應該接受「與病毒共存」這個事實。
但是與病毒共存指的絕不是「適者生存、自然淘汰」的概念!
我們應該盡最大的努力,
幫助自己也幫助別人在這場疫情危機中存活下來!

自從我兒子也染疫之後,
我才真正體會到「面對疫情,個人是多麼地無助和慌亂」!

感謝許多親朋好友以及網路上認識的朋友們無私地提供我莫大的支持和協助!

在知道孩子可能已受感染的第一時間,
一位台大醫院的醫生,
也是我唸台大時認識的好朋友,
當天立刻把他手邊僅存的兩支快篩劑、連同一些普拿疼和感冒用藥,
以快遞的方式寄到我兒子的住處,
他當天也詳列了許多注意事項給我,並且列出我該馬上網購寄給我兒子的生活補給品。
接下來的幾天,
他便成為我諮詢的專屬家庭醫師。

還有另一位朋友也是台大醫學系畢業的學長,
他馬上提供我一些中藥和血氧機,
讓我飛奔去看兒子的時候可以順便帶上去,
他也隨時關心我兒子的病情變化!

難怪人家說,一定要有醫生朋友,
我發現我唸台大最大的收穫就是認識了幾位仁心仁術、有情有義的醫生朋友,真的非常感謝他們!

孩子的爺爺奶奶、外婆、舅舅、叔叔,還有我的鄰居和朋友,知道消息之後,都在他們的最大能力範圍之內,提供我物資、相關醫療常識、以及精神上的支持!

最讓我感動的是網路上的這些朋友們,
見過面的、素未謀面的,
公開留言或私訊蜂擁而至,
提供他們的寶貴經驗、無償寄送他們手邊為數不多的清冠一號,或是願意送餐給我兒子!

對著手機螢幕,
我真的是潸然淚下、感動莫名!

各位親朋好友的大恩大德,
我啣環結草也難以為報!!

小犬這幾天已經逐漸退燒,
也慢慢能夠進食,
雖然離痊癒還有一段時間,
但至少病情的進程已經逐漸往好轉的方向,感謝上天眷顧,更感謝諸位貴人相助!

在孩子生病期間,
他是孤立無援的,
他的室友們已經都撤回中南部了,
只剩下一位跟他一樣染疫的同學,
兩人在外宿處相依為命。
沒有人幫他們買三餐,
沒有人幫他們去買藥,
沒有人照顧他們的起居,
所有的物資要靠家人快速寄過去!

他們想要做PCR,
相關的電話永遠打不通,
打通了也排不到檢查,
一直到他同學都已經痊癒了,
還沒被通知去做PCR!

沒能做PCR意味著沒有成為政府正式認證的「確診者」,所以他們無法取得抗病毒藥物,也無法讓中醫視訊問診,當然也就拿不到清冠一號!

我兒子手邊所有的藥物都是我和我的朋友寄過去給他的,他的室友痊癒之後,也把剩下的藥分給他吃。

在這兩個孩子的抗疫之路上,
政府為他們做了什麼?
答案是:沒有!

我兒子在去年七月底打了第一劑AZ,
這是我幫他到處奔走、好不容易搶到的殘劑!
去年十月打了第二劑AZ,
今年一月打了第三季莫德納。
他的同學是台南人,
因為信奉綠色價值,
所以打了三劑高端,
這兩個年輕人都乖乖地聽政府的話,打滿三劑疫苗,
可,還是染疫了!

當然,我們都知道打疫苗只能降低變成重症的風險,不保證不染疫,但是,即使不是中重症,染疫之後的症狀依然讓人提心吊膽!

喉嚨痛如刀割、發燒,全身痠痛、胸悶、胃痛、噁心想吐、腹瀉…..
所有的病症讓他這幾天無法入睡!
喉嚨痛和胃痛讓他連續好幾餐無法進食,
只能靠著奶奶寄過去的冷凍雞精補充些微營養!

我寄了兩箱泡麵給他,
但我實在不願意他餐餐吃泡麵,
所以我沒有阻止他能下床之後走出宿舍去買吃的。
不用我提醒,
他自然是戴緊口罩、一路不與人交談、速去速回!

我小嬸知道他染疫還出去買便當時,
很生氣地用「沒有公德心」這五個字批評我兒子,
我沒有生氣,只是平靜地跟她說:「沒有人會故意想把病毒傳染給他人,但是,在盡可能小心的前提下,我想要我的兒子活著!沒有人給他送餐,是要他在宿舍病死或餓死嗎?」

大家相信現在的染疫人數是指揮中心每天公布的數字嗎?

我認為染疫的黑數至少是檯面上這個數字的三倍以上!

我一個同事的小孩確診了,
她起先是陰性,
兩三天後也轉陽了,
基本上同桌共食的一家人,
很難不跟著確診,
但是,有一天我因為關心我同事,
帶了一袋我自己做的包子去給她時,
看到他先生的店依然開門做生意,
而且他先生站在門口、沒有戴口罩,
我戴著口罩,
把包子遞給她先生後就匆匆離去⋯⋯

我一個朋友的爸爸是種鮮香菇的,
他咳嗽了好多天,
沒做任何篩檢,
自己判斷是小感冒,
每天依然種香菇、採香菇、賣香菇,
直到有一天咳得太厲害,
去看醫生,做了篩檢,
果然,陽性!
但是從他開始咳到確診,
這當中不知道賣出去多少香菇了….

路邊的菜販,
自助餐店的老闆,
路上奔馳的外送員,
銀行的行員,
一般商店的服務人員…..
只要他們不說,
誰會知道他們有沒有感冒徵兆?
只要他們不通報,
他們就不是政府每天公告的數字之一!

大家會問:他們幹嘛要這樣害人?

不,我相信沒有人想故意把病毒傳給他人!

我之所以沒有用道德標準撻伐這些同胞,
是因為我知道他們有他們的苦楚!

我兒子染疫後,
我問我兩個醫生朋友同一個問題:要不要去做PCR?要不要通報?

結果,他們反問我:通報要幹嘛?政府能為你兒子提供什麼幫助?你要兒子排隊好幾個小時去做PCR的目的是什麼?確定他染上的是新冠嗎?然後呢?

通報之後,
可能被強制不准外出,
但是政府不會安排送餐或就醫,
政府會給你一堆限制,
但不會管你是死是活,
從人性觀點來看,
我為什麼要把我的命交給政府?

這還不包括那些「一日不做,便一日無食」的中低收入家庭!

通報或是告訴別人我染疫了,
誰還會雇用我?
染疫期間在家休息,
誰養活我的家人?

我若是自助餐老闆,
我公告「老闆確診隔離中」,
即使我好了,
短期之內會有顧客上門嗎?

我是顧客的話,
有其他自助餐可選的情況下,
我當然要暫時避開老闆染疫的那一家,
因為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完全沒有傳染力了!

這就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獨居的老人,
在外租屋的大學生,
全家一起確診的家庭,
一旦確診被隔離,
誰來幫助他們?

他們的三餐、起居、醫療要怎麼辦?
當我們站在道德的制高點,
要求他們乖乖躲在家裡、不要出來害人的時候,
我們想過他們的困境嗎?

如果那獨居的老人是我們年邁的父母,
那在外租屋的大學生是我們的孩子,
那染疫的一家人是我們的兄弟姐妹,
我們忍心讓他們自生自滅嗎?

當我批評政府雜亂無章又不負責任的防疫作為時,
我常常被反問:「你這麼厲害,怎麼不自己去當指揮官?只會扯後腿,為什麼不捐一台PCR的儀器給醫院?多提出正向建議,少做負面批評!」

這些話乍聽似乎正義凜然,實際上就是典型的「奴性主義」!

我每年乖乖繳稅給政府,
就是希望政府好好治理國家、照顧人民!

我繳的稅不夠政府聘請專業人士來當疫情指揮官嗎?
然而這個爛政府給我一個傲慢自大又毫不專業的牙醫來當疫情指揮官!

我繳的稅不夠政府買足夠的快篩試劑和PCR儀器來幫助我已經染疫的兒子嗎?
然而這個一天到晚喊著超前佈署的爛政府,只會叫人民冒著群聚的風險,不斷地在烈日或寒風中排隊又排隊!

多少專家學者一直在給政府提出正向的建議,只會自吹自擂的傲慢民進黨政府何時有聽進去半個字?

疫情已經如山洪海嘯般一發不可收拾了,
因為有很聽話的人民,
所以我們前面守得很好,
政府有充足的時間以國外的疫情發展為借鏡,
提早規劃、防範一定會來的山洪海嘯,
但是,無知、傲慢、又貪婪的執政黨到底做了什麼?

篩劑、藥物、病房、人力,
整個社會的抗疫大網在哪?

如今你我都已經置身於這戰場了,
除了自行找活路,
還能怎麼辦?

求生存是人的本能,
面對他人的苦處和困境,
我們不能一味用道德撻伐的角度來看待,
但是,在求自己生存的同時,
我們最起碼要做到盡可能也保護別人!

我們要和親戚朋友、左右鄰居形成互助網,
我已經跟左右鄰居說好,
誰先染疫,
健康的那一方就要幫染疫的那一方每天準備食物,
並提供一切跑腿的援助!

想想真的很悲哀,
有政府,會搞事,
靠政府,得往生!

疫情尚未結束,
大家各自珍重!

以上內容由「Cofacts 真的假的」訊息回報機器人與查證協作社群提供,以 CC授權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4.0 (CC BY-SA 4.0) 釋出,於後續重製或散布時,原社群顯名及每一則查證的出處連結皆必須被完整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