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的驕傲不是建築,而是我的夫人」貝聿銘&盧愛玲:最好的愛,是我懂你

在蘇州,拙政園附近,太平天國忠王府的舊址上,坐落著一座白牆黛瓦,清新雅致的博物館。
館內綠竹鏤窗相映成趣,小橋水池相得益彰,頗有江南園林淡雅輕盈的美,而金字塔形的玻璃天窗,斜坡屋頂的幾何圖形,又有著現代建築簡約爽朗的美。
這座讓人歎為觀止,把蘇州傳統園林文化和現代藝術完美融合,同時又滲透著西方文化的建築,就是大名鼎鼎的蘇州博物館。

它出自被譽為「現代建築最後的大師」的貝聿銘之手。
貝聿銘的經典建築遍佈世界各地:
台中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 、香港中環中銀大廈 
盧浮宮的玻璃金字塔是巴黎的地標性建築,
日本的美秀博物館有著桃花源般的意境,
德國歷史博物館被盛讚為「完美的設計」,
美國甘迺迪總統圖書館,伊斯蘭藝術博物館……
隨便哪一個都足以驚豔世人。
然而,貝聿銘卻說,他此生最驕傲的不是建築,而是他的妻子盧愛玲。

一見傾心,喜結連理
貝聿銘家世顯赫,明清時期,貝氏家族就因為販賣藥材成為「蘇州四大家族」之一。並且,他的家族打破了我國民間關於「富不過三代」的說法,歷經15代而不衰。

貝聿銘的祖父和父親都是有名的銀行家,坐擁大量財富。負有盛名的獅子林曾是貝家的祖產,貝聿銘每年假期都會在獅子林裡住上一段時間。
良好的家境使他從小就接受了很好的教育,有著廣泛的興趣和開闊的視野。
18歲的時候,父親建議他到英國學金融,貝聿銘沒有聽從父親的安排,而是遵從自己的內心,到美國學建築。
在美國,她遇到了一生摯愛——盧愛玲。

盧愛玲出身廣州的名門望族,祖上以武探花成名,曾出入金鑾殿護衛皇上,她的曾祖去世時,慈禧太后還親筆賜匾: 「福善修仁 」。
盧愛玲的父親畢業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是當時頗有名氣的工程師。她的母親出身官宦世家,外祖父是晚清最後一任駐美公使。

良好的出身和教育,使本就美麗大方的盧愛玲更加氣質不凡,優雅出眾。
貝聿銘和盧愛玲的相遇,頗有羅曼蒂克的味道。

1938年暑假,貝聿銘去紐約參加朋友聚會,他去火車站接一位朋友,在洶湧的人群中,貝聿銘一眼就看到一位儀態大方,明眸皓齒的姑娘,眼光再也無法移開。
就如《傳奇》裡唱的: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無法忘記你容顏。」
所謂一眼萬年,一見鍾情說的就是這種相遇吧。貝聿銘暗下決心,一定要追到這位姑娘。

這位姑娘就是盧愛玲,此時的她要去波士頓衛斯理學院讀書,這所名牌院校培養出很多優秀女性,冰心、宋氏三姊妹就是畢業於此。
貝聿銘熱情地提出開車送她去波士頓,盧愛玲婉言謝絕了。
值得慶倖的是,天遂人願,因為颶風,盧愛玲乘坐的那趟火車延遲了。
聽到消息後,貝聿銘喜出望外。他跳到盧愛玲所在的火車上,一節一節車廂找。 找到盧愛玲後,就一直陪她聊天,排解等待的無聊,異國他鄉,有人如此在意關心自己,盧愛玲也就卸下了些許防備。

不久以後,兩個才貌相當,志趣相投的年輕人,戀愛了。
此時的貝聿銘對正在讀的大學感到失望,便在盧愛玲的支持下,轉到麻省理工學院攻讀建築專業。
盧愛玲堅持完成學業再結婚,貝聿銘等了兩年,在盧愛玲畢業的第5天,倆人舉行了婚禮。

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生幸運。
從此,倆人牽手半個多世紀,伉儷情深,給我們上演了一出不可多得的婚姻教科書。

旗鼓相當,各自精彩
世人都知道貝聿銘是建築大師,卻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妻子盧愛玲也曾攻讀過建築學。
倆人結婚後,盧愛玲繼續深造,考上了哈佛大學建築系的研究生,孩子出生後,她選擇了回歸家庭。

但盧愛玲的才華並沒有淹沒在生活的一地雞毛,油鹽醬醋中,良好的美學品位,深厚的專業素養,使她成為貝聿銘的助手、知己和顧問。
讓貝聿銘在建築界聲名鵲起的甘迺迪總統圖書館,盧愛玲就功不可沒。
甘迺迪總統遇刺後,甘迺迪家族決定修建一座圖書館來紀念他。
貝聿銘雖然處於候選建築師名單中,但他資歷很淺,其他建築師很多都已功成名就。
為了迎接甘迺迪總統的遺孀賈桂琳女士的拜訪,盧愛玲把貝聿銘工作室重新佈置,還打聽了賈桂琳的喜好,擺放了她最喜歡的鮮花,給賈桂琳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最終,貝聿銘因為設計充滿希望和想象力,從眾多候選者中脫穎而出,成了甘迺迪圖書館的設計者。

然而,就在這項工程開始啟動時,讓人意想不到的問題,一個接一個。
先是選址問題,本來定在一個廢舊火車站,火車站的拆遷工作就持續了四年,四年後,建築材料漲價,貝聿銘原先的設計方案超出了預算,只能重新設計。
然後,又因為設計風格與當地整體建築風格不符,遭到激烈反對。期間,又經歷社會暴亂,甘迺迪弟弟被殺,賈桂琳再嫁等一系列變故,使甘迺迪圖書館的修建一度擱淺。
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有些人對貝聿銘的設計稿肆意地抹黑和否定,他們嘲諷他的設計是一個東方人的自說自話。

盧愛玲說,那一段時間,貝聿銘每天回到家,她一眼就能看出他有多累。

這時,盧愛玲挺身而出,她帶人四處查看,尋找新的圖書館位址。同時,為了結交政界人物爭取支持,她拿起丟掉多年的畫筆,免費為國會設計了新的辦公大樓。
最終,在盧愛玲的全力爭取下,圖書館位址改到了一個垃圾站。

貝聿銘重新設計了圖紙,等到甘迺迪圖書館落成時,距離當初籌建已經過去了15年。
落成後,甘迺迪圖書館立馬在美國建築界引起了轟動,被公認為是美國建築史上最佳傑作之一。
貝聿銘一戰成名,從此進入世界頂尖建築設計師的行列中。

甘迺迪圖書館建成之日,貝聿銘曾說: 「我不想為其落淚,當然也不想為其鼓掌,僅有的掌聲,留給我的夫人,沒有她,這座圖書館今天就不可能立在這,而倒下去的只能是我。」

耀眼的軍功章裡確實有盧愛玲的一半,15年對一個人的毅力和耐力都是一個極大的考驗,盧愛玲給了貝聿銘誰也替代不了的信念和支持。
好的婚姻,大概就是這副模樣,既通力合作,攜手並進,又旗鼓相當,各自精彩。
幸福的婚姻,是共生,而不是寄生。

彼此互補,相得益彰
貝聿銘口才雖好,卻不擅長與人爭論,他的儒雅和風度也讓他不屑於和別人爭論,遇到難纏的事情,總是盧愛玲出馬。
貝聿銘的設計勇于創新,尤其是對光線的大膽運用,讓他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同時也遭到了同行的嫉恨,各種打擊和負面批評日益增多,再加上工作的勞累,貝聿銘時常遭受著精神和肉體的雙重痛苦。


1943年,在紐約建築學會的年會上,貝聿銘的一座神廟修復稿,被批得體無完膚,其中不乏一些不懷好意者的惡意攻擊。
貝聿銘大概有一周的時間不言不語,悶頭喝酒。盧愛玲抱著孩子到教授家裡,二人談了整整一個下午,盧愛玲據理力爭,為被年會除名的貝聿銘討回了該有的榮譽。
後來教授逢人就說:「貝聿銘所有的成功,都該歸功於盧愛玲的那個下午。」

人人渴望歲月靜好,但真實的生活是大江奔流。
1972年,發生了一件讓貝聿銘再次陷入漩渦的事件。
設計漢考克大廈時,為了採光效果和整體佈局,貝聿銘採用了極簡的玻璃幕牆設計。 沒想到,施工期間遇見大風,玻璃幕牆大面積脫落,導致工程延期,費用也翻了一番。
一時之間,矛頭紛紛指向貝聿銘,許多業主將他告上法庭。
貝聿銘時常忙得焦頭爛額,身心俱疲。盧愛玲看在眼裡,她安頓好家裡的一切後,再一次挺身而出, 她出面處理各種法律文書,解決各種找上門的問題。

記者採訪她時,她笑著說: 「貝先生是我的,而建築是他自己的。除了建築圖紙,其餘的事找我,請不要打擾他。」
說此話時,盧愛玲已經五十多歲了。

這個果敢俐落的女人,總是在丈夫遭遇一次又一次打擊的時候,做了他最堅強的後盾,給了他最有力的扶持。
他們優勢互補,成了誰也不可替代的彼此。

最好的愛,是我懂你
貝聿銘最懂的是建築,而最懂他的人無疑就是盧愛玲。
貝聿銘讓建築有了生命,而給了他藝術生命,並支撐這個生命的還是盧愛玲。
他們的兒子曾說,母親是父親的秘密武器。
懂你的人,會用你所需要的方式去愛你,不懂你的人,會用他所需要的方式去愛你。
幸福的婚姻,懂比愛更重要!

貝聿銘設計蘇州博物館時,已經90歲高齡了,盧愛玲陪著他走訪數千里,悉心照顧他的飲食起居,尋找素材和靈感。

他們二人從青年時代的一見鍾情,到白髮蒼蒼時的相依相守,一路走來,相濡以沫,互敬互愛,曾被歐洲媒體評為「最令人羡慕的世界十大名人神仙眷侶」。

有人羡慕盧愛玲嫁了個世界級的大師,卻不知道大師最幸運的是娶了她。
女人只有自身優秀,才能遇到更優秀的人。
與其在愛裡卑微乞討,不如努力提升自我,成為最好的自己,才會遇見更好的別人。
願你一生得遇良人,既有可以和他並肩作戰的能力,也有一起回首歲月的福氣。
近 31 日
70 次瀏覽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