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總統馬克洪講話展現睿智
【園丁按】
《財經會議資訊 》5月5日刊載〈法國總統內部講話流出,西方世界一片譁然!〉這篇講話內容紮實豐富,充分表現他對世局的深刻瞭解,和法國人特有的自負和自信,這種人格特質,是當前臺灣的政治人物中所欠缺的,他說「在面對中國崛起時,法國還必須和美國在印太地區,建立起“法國戰略”。這是對於法國歡迎中國絲綢之路戰略的一個“補充”。」此語的確是智者之語。抱美國大腿以苟全,是台灣執政者唯一的生存策略,殊不知美國早被馬克洪看扁了,全文如下:

我們共同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在座的使節們比我更瞭解這個世界。
是的,國際秩序正在被一種全新的方式給顛覆,而且我敢肯定的說,這是我們歷史上經歷的一次重大顛覆,它在幾乎所有地區都具有深遠影響。
它是一次國際秩序的轉型,一次地緣政治的整合,更是一次戰略重組。
是的,我必須承認,西方霸權或許已近終結。
我們已經習慣了一種自18世紀以來,以西方霸權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這是一個源自18世紀受到啟蒙運動啟發的法國。
這是一個源自19世紀受到工業革命引領的英國。
這是一個源自20世紀受到兩次大戰崛起的美國。
法國、英國、美國,讓西方偉大300年。
法國是文化,英國是工業,美國是戰爭。
我們習慣了這種偉大,它讓我們對全球經濟和政治掌控著絕對的支配權。但事情正在起變化。
有些危機來自於我們西方國家自身的錯誤,而有些,則來自於新興國家的挑戰。
在西方國家內部,美國在面對危機中的多次選擇錯誤,都深深動搖著我們的霸權。
注意,這不只是從特朗普政府開始的,早在特朗普之前,美國的其他總統也作出了其他錯誤選擇,克林頓的對中政策,小布希的戰爭政策,奧巴馬的世界金融危機以及量化寬鬆政策。
這些美國領袖的錯誤政策,全都是動搖西方霸權的根本錯誤,然而,另一方面,我們卻又極大的低估了新興大國的崛起。
低估這些新興大國的崛起,不是這兩年才開始的,而是早在十年或二十年前。
我們打從一開始,就低估了他們。
我們必須承認,中國和俄羅斯在不同的領導方式下,這些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印度也在快速崛起為經濟大國,同時他也在成為政治大國,中國,俄羅斯,印度,這幾個國家對比美國,法國和英國。
我們不說別的,光是他們的政治想像力,都要遠比今天的西方人強,他們在擁有強大的經濟實力後,開始尋找屬於他們自己的“哲學和文化”。
他們不再迷信西方的政治,而是開始追尋自己的“國家文化”。這和民主不民主無關,印度是民主國家,他也同樣在這麼做,尋找屬於自己的“國家文化”。
當這些新興國家找到了自己的國家文化,並且開始堅信它時,他們就會逐漸擺脫西方霸權過去灌輸給他們的“哲學文化”。
而這,正是西方霸權終結的開始。
西方霸權的終結,不在於經濟衰落,不在於軍事衰落,而在於文化衰落。
當你的價值觀無法再對新興國家輸出時,那就是你衰落的開始。
我認為目前這些新興國家的政治想像力,是高於我們的。
政治想像力很重要,它具有強大的凝聚力內涵,能夠引出更多的政治靈感。
在政治上我們能不能做的更大膽點,新興國家的政治想像力,遠超過今天的歐洲人,這一切都深深震撼了我。
中國已經讓7億人口脫貧,未來還將有更多人擺脫貧困,但在法國,市場經濟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加大了收入不平等現象。
過去一年中產階級的憤怒,讓法國的政治秩序發生了極深刻的變化,從19世紀以來,法國人的生活就在一種平衡中。
個人自由,民主制度,富裕的中產階級,這三者是平衡法國的政治的三腳架,但是當中產階級不再是我們國家的基石時,當中產階級認為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害時,危機就誕生了。
他們就會對民主與市場制度產生根本的懷疑,這樣的制度還能讓我獲得更好的生活嗎?
他們有權利這麼懷疑,並且也有權利加入到激進的政治運動中去。
在英國,政治體制的淪陷更為明顯。
英國脫歐的響亮口號,Take back control(奪回控制權)說明了一切。
民眾認為,自己的命運已不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要“奪回控制權”。
而“奪回控制權”的直接方式,就是脫歐,他們厭惡了歐盟,厭惡了老套的政治,他們想要更富有政治想像力的事情出現。
歸根結底,是過去的政治制度無法讓英國人獲利,甚至讓他們活得越來越糟,但上層的政治領導者並沒有察覺到這一點。
於是,他們失敗了。
至於美國,美國人雖然同屬西方陣營,但他們一直與歐洲有著不同的人道主義標準(暗示宗教)。
美國人對氣候問題,對平等,對社會的平衡敏感性,和歐洲並不是以相同方式存在的(暗示美國貧富差距比歐洲大得多)。
美國文明與歐洲文明存在著明顯差距,即使美歐深深結盟,但我們的差異一直存在。
特朗普的上臺,只不過是將原本的差異,放大化了。
我必須強調,歐洲與美國不同。
歐洲的文明計畫,當然不能由匈牙利的天主教徒,或者俄羅斯的東正教徒來決定,但歐洲長時間的跟隨美國,將俄羅斯從歐洲大陸驅逐出去,這樣的政策,並不一定是正確的。
美國需要讓“俄歐對立”,但歐洲需要嗎?
歐洲配合美國,驅逐俄羅斯,這可能是歐洲21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錯誤。
驅逐俄羅斯的結果,就是普京別無選擇的必須去擁抱中國,而這正好給了中國與俄羅斯抱團取暖的機會。
讓我們的一個競爭對手,與另一個對手相結合,形成一個巨大麻煩,這就是美國人的做法。
如果歐洲不驅逐俄羅斯,俄羅斯的政策也絕不會那麼反西方。那如今在地緣政治上,給與東方大國的幫助,也就不可能那麼多。
但歐洲的問題,在於軍隊。
因為北約的存在,歐洲想要再組建一支歐洲軍就變得非常困難,而只要“歐洲軍”一天不存在,歐洲就一天要受到美國的政治指令操控。
可悲的是,當我和德國總理默克爾談到這些時,我們都是悲觀的,目前的歐洲,沒有人擁有這種能力去組建一支歐洲軍,更沒有人對這項重大的戰略性政策,給與投資。
但歐洲軍是制衡美國的關鍵點,沒有歐洲軍,歐洲就沒有真正的獨立性可言。
是的,美國是盟友,是我們長期的盟友,但同時,他也是一個長期綁架著我們的盟友。
法國是一個強大的外交大國,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更是歐盟的心臟。
讓俄羅斯脫離歐洲,或許是一個絕對深遠的戰略錯誤。
法國如果無法將俄羅斯拉回歐洲,那也不願再繼續參與,加劇緊張局勢與孤立俄羅斯的政策。
目前俄羅斯與那個東方大國,雙方都沒有要結盟的興趣,但沒人敢肯定,倘若西方世界再步步緊逼的話。
中俄還會不會如此肯定的說,我們不會結盟。
我們朋友的敵人,就一定是我們的敵人嗎?
俄羅斯是美國的敵人,那他一定是歐洲的敵人嗎?
我們需要建立歐洲自己的新的信任與安全架構,因為如果我們不能緩和與俄羅斯的關係,那歐洲大陸將永無寧日。
美國人說,這個在武器裝備上進行大量投資的國家,這個人口結構不斷下降惡化,這個不斷老齡化的國家。
美國人問我,我們該害怕這個國家嗎?我們該和這樣一個國家和解嗎?
我反問美國人,把俄羅斯與加拿大的位置互換一下怎麼樣呢?
除了經濟動盪和地緣政治動盪外,我們現在所經歷的第三個大動盪,無疑就是技術革命動盪。
大資料互聯網,社交媒體,人工智慧,在大智慧於全球化中鋪開時,資訊技術的進步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發展。
智慧全球化所帶來的一個問題是——情感、暴力、甚至仇恨的全球化。
科技革命,給我們帶來了深刻的人類學變化,也為我們創造了全新的空間,一個需要人類去重新審視和制定規則的空間。
這是一個目前全球都不曾觸碰的新技術規則空間,也是一個所有人都該認同與參與的,互聯網國際秩序規則。
但在這套新規則尚未完全建立之前,新技術革命給我們帶來的不僅僅是經濟的失衡,更是人類學上的階級矛盾與意識形態矛盾。
最終,它會給我們引以為豪的民主帶來沉重的撕裂與不穩定性。
在座的使節們都能看到,經濟動盪,地緣政治動盪,資訊技術動盪,民主的動盪。
所有這些動盪都是同時發生的,但我們該做什麼呢?
我們現在需要如何做?我們是繼續當觀眾,當個評論員,還是去承擔我們所必須承擔的責任?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們都失去了政治想像力,讓過去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習慣來主導我們的策略,那我們……
一個共和國總統,一位部長,一位外交官,一個士兵,在這房間裡的每個人都繼續照過去的方法做下去的話。
那可以肯定的是,我們肯定會“失去控制”。
而“失去控制”後,等待我們的,就是消失。
文明逐漸消失,歐洲逐漸消失,西方霸權的時刻也會一同消失。
最終,世界將圍繞兩個極點運轉:即美國和中國,歐洲將必須在這兩個統治者之間做出選擇。
歐洲,將完全失去掌控權,因此我至今只相信一件事,就是勇敢——敢於突破和冒險的政治策略。
這種不同於以往老歐洲的政治策略,會導致現在的很多事情失敗,而且國內也有大量的評論員,批評家說它不會成功。
但致命的不是評論和批評,而是失去“勇敢的心”與“充滿想像力的思維”,並且我認為,唯有去嘗試一些勇敢的,富有想像力的政治,才是深刻體現法國國家精神的最佳方法。
只有法國,能重新樹立深刻的歐洲文明;只有法國,能從歐洲戰略和國際政治的高度,去考慮歐洲的存亡問題。
法國精神,是一種頑強的抵抗精神,是對與眾不同的世界追求的精神。抗拒精神絕不會屈服於事務的必然性與適應性
這種貫徹於法國人靈魂的不凡精神,塑造了唯有法國,才能改變歐洲漸漸被“兩極”吞噬的歷史趨勢。
接下來法國將有幾個重要的議程方向,第一是“歐亞議程”。
法國將促進中國的新絲綢之路與歐洲聯通戰略的更好融合,但是該融合必須在尊重我們的主權和規則上進行。
十年前我們在歐亞融合上犯了一些錯誤,歐洲在處理那場重大的金融危機時,為了求得援助,而被迫開展了私有化,來降低歐洲的部分主權。
從南方的義大利到北方的英國,但我們不會去責怪聰明的中國人,我們只能怪自己蠢。
另外在面對中國崛起時,法國還必須和美國在印太地區,建立起“法國戰略”。這是對於法國歡迎中國絲綢之路戰略的一個“補充”。
我們在一個地方幫助了對手,那我們就必須在其他地方制衡它一下,這是政治的一貫玩法。法國必須在印太地區建立“法國影響力”,去平衡中國在該地區的勢力崛起,畢竟法國在該地區擁有百萬居民,更有近一萬名戰士。法國要成為該海域的主要海上力量之一。
我已經與很多人聊過,歐洲主權絕不是一個空洞的詞,但我們早已犯了將主權的話語權留給民族主義者的錯誤。
民族主義者絕不代表我們的主權,主權是一個好詞,他代表我們民主的核心。但如果政府失去對一切的控制,那主權也將一無所有。
所以民族主義者有權發表他們的聲音,但他們絕不代表歐洲主權。
幾十年來,歐洲已經建成了一個強大,友好的市場,但同時我們也是最開放,和最幼稚的市場。
而且我們在討論歐洲主權時也必須非常深入的包括英國,無論英國脫歐最後結果如何,歐洲主權都包括英國。
歐洲主權另一個方向,是國防,關於歐洲防務問題,自1950年代以來就沒有任何進展,它甚至是被禁止討論的。
但是時候建立一個擁有更多國防主權,依靠歐洲基金和歐洲軍隊的倡議。
我認為目前正是商談“歐洲國防主權”,幾十年來的最佳時機,這就需要在座的各位使節,多加努力。
歐洲主權的另一個側重點,是歐洲對於邊界的思考,這問題也將引申到對於人口和移民的話題。
歐洲自2015年以來經歷了前所未有的移民危機,我們必須摒棄關於難民的緊急管理制度,從而建立一個可持續的人才登陸機制。
我們更應該與國際移民組織合作,恢復我們在巴黎所做的移民過濾工作。
最後是關於經濟和金融主權的部分。
我們現在正積極的談論伊朗,繼續捍衛我們主張的伊朗議程。
但美元存在其“特殊性”,即使我們決定保護伊朗,但我們的公司要前進,也要依賴美元。
注意,我並不是說我們必須和美元作鬥爭,而是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實實在在的“歐元主權”。
但這個過程實在太慢了,我們進展的太慢了!
而且在建立數位貨幣主權上,歐洲也需要重新思量,因為數位貨幣,也必將影響未來的經濟主權。
重建歐洲的主權,經濟主權,國防主權,邊界主權,唯有這樣才能真正的加強歐洲的一體化而不受外界其他國家的干擾。
女士們,先生們,讓我們擁有強大而一致的外交,在目前西方霸權受到挑戰的時刻,我們更應發揮各自的政治想像力。
掌控歐洲人自己的命運,將控制權還給我們的人民。
在外交上我依靠你們發揮重要作用,我不勝感激的提出這些要求。
我將永遠在你們身邊,以讓法國成為引領一系列重要政治問題的核心。
使得我們的使節在世界各地都有強大的代表實力,來捍衛我們的國家利益,超越我們的國家利益,讓我們的價值傳遍世界。
我謝謝你們!
近 31 日
0 次瀏覽
Comments from people reporting this message

有查到是五月也有是三月就出來的

移花接木。那是馬克宏2019年8月27日的公開談話,不是武漢肺炎疫情造成全球死傷慘重後的內部講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OFCvf1AGvE https://www.facebook.com/EUROPEopinions/posts/2496042633827392/

本訊息有 2 則查核回應
Zzzz 認為 含有錯誤訊息
引用自 Zzzz 查核回應
一、這個傳言所說的法國總統馬克宏演講,其實是馬克宏2019年8月27日外交使節會議的談話,但內文有曲解,部分段落為捏造,與原始演講內容不符。

二、馬克宏於2020年5月5日參觀巴黎近郊一間小學的防疫措施,並沒有這個演說。

出處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
https://tfc-taiwan.org.tw/articles/3954

【錯誤】網傳文章「法國總統馬克洪講話展現睿智...《財經會議資訊 》5月5日刊載〈法國總統內部講話流出,西方世界一片譁然〉」?

經查: 一、傳言宣稱的法國總統馬克宏演講,來自馬克宏2019年8月27日外交使節會議的談話,但內文有曲解,部分段落為捏造,與原始演講內容不符。 二、馬克宏於2020年5月5日參觀巴黎近郊一間小學的防疫措施,愛麗舍宮官網、主流媒體都沒有傳言宣稱的談話內容。 因此,傳言為「錯誤」訊息。 背景 通訊軟體、社群平台流傳一篇文章,指出: 「法國總統馬克洪講話展現睿智 【園丁按】 《財經會議資

https://tfc-taiwan.org.tw/articles/3954
CH Athena 認為 含有錯誤訊息
引用自 CH Athena 查核回應
來源應是2019年8月27號 法國總統馬克宏於駐外大使會議的演講,演講的核心主體在法國的角色 與 歐洲一體上。
此訊息內容還有部份對美國的個人意見加於演講內,拼接部份演講內容。



【中央通訊社 2019年8月30 的報導】
法國總統馬克宏對駐外大使演說,他說,中國及世界都在改變,法國應在亞洲扮演平衡角色,更重視印度太平洋區域,在西方霸權可能終結的過程中,他主張大膽且承擔風險的策略。

自1993年起,法國所有駐外大使都會在8月底齊聚巴黎,聆聽總統、總理及外交部長親自給予的外交方針及指示,這也是不同駐地大使彼此交流、與學者及民意代表交換意見的時刻。

馬克宏說,全球秩序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市場經濟危機,這是一個在科技和生態上都充滿動盪的時代,「我們或許正在經歷西方霸權的終結」,因此必須重新打造歐洲文明,若不改變,恐怕歐洲會永遠喪失控制權,然後文明煙消雲散。

他說,世界會以兩個端點為中心構築成型,也就是美國及中國,在此情況下,要有新的策略、新的適應方式,要決心擁有自己的角色及份量,他信奉大膽且願意承擔風險的策略,鼓勵外交官在這個變動的世界中加快腳步,多加變通,用自己手中的牌,在局勢中占據一席之地。



【新頭殼 2019年8月30 的報導】
馬克宏說,全球秩序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市場經濟危機,這是一個在科技和生態上都充滿動盪的時代,「我們或許正在經歷西方霸權的終結」,因此必須重新打造歐洲文明,若不改變,恐怕歐洲會永遠喪失控制權,然後文明煙消雲散。

他說,世界會以美國及中國兩個端點為中心構築成型,在此情況下,要有新的策略、新的適應方式,要決心擁有自己的角色及份量,他信奉大膽且願意承擔風險的策略,鼓勵外交官在這個變動的世界中加快腳步,多加變通,用自己手中的牌,在局勢中占據一席之地。

馬克宏說,法國應該在亞洲扮演「平衡」角色,中國自身改變,也改變了世界,歐洲應建立21世紀的歐中夥伴關係,中國在外交上擅於利用歐洲的分裂來削弱歐洲,所以今年春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法時,他特地邀請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及歐盟執行委員會主席榮科(Jean-Claude Juncker)參與,把法中對話擴大為歐中對話。

馬克宏說,在貿易、氣候議題,及「一帶一路」計畫、歐洲網路建設等歐亞事務上與中國來往時,必須考量到歐洲整體,「我們尊重中國的利益及主權,但中國也應該完全尊重我們的主權及團結」。

出處

DISCOURS DU PRÉSIDENT DE LA RÉPUBLIQUE EMMANUEL MACRON À LA CONFÉRENCE DES AMBASSADEURS ET DES AMBASSADRICES DE 2019
法國總統馬克宏2019年大使會議 的 演講逐字稿
https://www.elysee.fr/emmanuel-macron/20⋯lique-a-la-conference-des-ambassadeurs-1

馬克宏:與中國來往須考量歐洲整體團結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9-08-30/292893

馬克宏提西方霸權終結 主張大膽承擔風險策略
https://www.cna.com.tw/news/aopl/201908300305.aspx

馬克宏:與中國來往須考量歐洲整體團結 | 國際 | 新頭殼 Newtalk

法國總統馬克宏在年度駐外大使會議上發表演說,他說,全球秩序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市場經濟危機,中國及世界都在改變,法國應在亞洲扮演「平衡」角色,在貿易、一帶一路計畫、歐洲網路建設等事務上與中國來往時,必須考量到歐洲整體,在西方霸權可能終結的過程中,他主張大膽且承擔風險的策略,用自己手中的牌占據一席之地。 自1993年起,法國所有駐外大使8月底齊聚巴黎,聆聽總統、總理及外交部長親自給予的外交方針及指示,這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9-08-30/292893

馬克宏提西方霸權終結 主張大膽承擔風險策略 | 國際 | 中央社 CNA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30日專電)法國總統馬克宏對駐外大使演說,他說,中國及世界都在改變,法國應在亞洲扮演平衡角色,更重視印度太平洋區域,在西方霸權可能終結的過程中,他主張大膽且承擔風險的策略。自1993年起,法國所有駐外大使都會在8月底齊聚巴黎,聆聽總統、總理及外交部長親自給予的外交方針及指示,這也是不同駐地大使彼此交流、與學者及民意代表交換意見的時刻。馬克宏說,全球秩序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市場經濟

https://www.cna.com.tw/news/aopl/201908300305.aspx

以上內容「Cofacts 真的假的」訊息回報機器人與查證協作社群提供,以 CC授權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4.0 (CC BY-SA 4.0) 釋出,於後續重製或散布時,原社群顯名及每一則查證的出處連結皆必須被完整引用。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