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與角度。

任職4年,特朗普借了美國曆史上一半的錢
經濟學雜談 Yesterday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遠方青木 Author 一棵青木

遠方青木
喜歡寫精華文章的青木

作者:一棵青木
來源:遠方青木(ID:YFqingmu)
全文4041字,預計閱讀需7分鐘。

美元國債,曾經是享譽世界的優良資產。
老布什就任總統時,美國國債總額是2.6萬億美元,年支付利息2408億美元,年利率9.2%。
為了打海灣戰爭,老布什借了1.4萬億美元。
克林頓就任總統時,美國的國債總額是4萬億美元,年支付利息2923億美元,年利率7.25%。
這是一位很省錢的美國總統。
小布什就任總統時,美國的國債總額是5.67億美元,年支付利息3619億元,年利率6.3%。
小布什比老布什能花錢多了,掀起了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花錢如流水,借了4萬多億美元。
奧巴馬就任總統時,美國的國債總額達到了10.02萬億美元,年支付利息4511億美元,年利率4.5%。
奧巴馬接手的,是小布什留下的爛攤子。
按理說奧巴馬應該勵精圖治,減緩美國的失血速度。
但這樣怎麼能出政績呢,反正自己最多幹八年。
奧巴馬並沒有糾正前任的錯誤,反而將其發揚光大,獲得了一個“赤字之王”的稱號。

在任八年,奧巴馬成功將美國國債擴大到了19萬億美元,年支付利息5000億美元,年利率下降到了2.5%左右。
最近30年來的美國曆史,就是一個國債規模節節膨脹,而國債收益率節節下跌的歷史。
4任總統的時間,美國國債從2.6萬億美元膨脹到了19萬億美元,年利率從9.2%緩慢下跌到了2.5%。
以前的美國國債,確實很香,信用優良收益又高。
但今天的美國國債,可真不一定了。
特朗普上任前,大肆抨擊奧巴馬的財政政策,宣稱要給美國人開源節流,解決美國國債不斷增長的問題,讓美國“再次偉大”。
這個想法和計劃是完全沒問題的,但做起來就不是那回事了。
在特朗普主政的前三年,美國國債就增加了4萬億美元,平均年增速為1.3萬億美元。
2019年,美國的國債規模首次超過了GDP,達到了23萬億美元。
但回頭看看,這其實只是個開胃菜。
2020年上半年,美國發行了4萬億美元的債券,國債規模達到了27萬億美元。
2020年9月,美國財政部公佈的數據顯示,聯邦財政出現了3.1萬億美元的缺口,也就是說聯邦政府還需要借3.1萬億美元的國債。
年底,美國的國債規模,就會突破30萬億美元大關,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
而且,目前特朗普還在推動一項1.8萬億美元的刺激方案,正在不斷的遊說議會尋求支持。
真是花錢無止盡。
上臺4年,美國的國債規模就從19萬億膨脹到了30萬億。
特朗普成功的擊敗了奧巴馬,創造了新的歷史記錄。
一個人,用了4年時間,借款就達到了以前歷任美國總統欠款之和一半。
而美國的國債收益率,票面利率也創紀錄的達到了年化0.625%,斷崖式下跌。 

真是地主家的傻兒子,崽賣爺田心不疼。
年化5%以上的美國國債,甚至3%以上的美國國債,我覺得都有投資價值。
但年化0.625%的美國國債,還是算了吧。
美國國債之所以可以支付這麼低的利息,是因為美聯儲制定了一個非常低的央行利率。
而美聯儲之所以要制定這麼低的央行利率,並且能夠推動下去,是因為整個美國的資產收益率都在飛速下降。
美國作為美元的發行方和信用提供者,其央行制定的利率,就是美元資產的收益錨。
你不買美國國債,也沒有更好的美元資產可以投資了。
買美國國債,是無奈之下的選擇,是所有爛蘋果裡相對而言最好吃的那一個。
所以美國國債收益率的暴跌,代表的是美國經濟實力的衰退。
但國債利率的降低,也讓美國政府的舉債能力大幅度增加。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一個細節。
奧巴馬就任時,美國國債的規模是10萬億美元,每年支付利息4511億美元。
奧巴馬卸任時,美國國債的規模是19萬億美元,接近翻倍,但每年支付的利息卻僅為5000億美元。
因為國債的利率,從4.5%下跌到了2.5%。
而特朗普所發行的十年期國債,其利率已經達到了駭人聽聞的0.625%。
如果用這種債券借來30萬億美元的錢,那美國政府每年需要支付的利息,僅為1875億美元。
美國政府的財政壓力不僅沒有增大,反而減輕了,再借30萬億感覺也不是事。
如果有朝一日美國國債敢把利率定在0.1%,那可以借的錢會更多,因為利息壓力低到近似於不存在。
那個時候借30萬億,每年利息只需要還300億就可以了,為啥不借更多的錢?
至於還清國債,那是永遠不可能的,憑本事借的錢為什麼要還。
發生這種事並不是不可能,日本就在這麼幹。
日本的國債規模負擔比美國更重,已經達到了GDP的224%,欠下的錢日本政府永遠還不完。
但日本國債的利率,為0.1%,低到近似於零,日本政府並沒有利息的壓力。
而日本國債之所以賣得出去,是因為日本央行已經低利率甚至零利率很多年了,最近甚至在玩負利率。
很多資金不買國債,真的沒地方去。
但壓低利率是有代價的,那就是日本經濟長期萎靡不振,整個日本都很難找到穩定回報1%以上的項目,還要承擔風險,所以0.1%收益率的國債才引發了日本人的瘋狂搶購。
其實因果關係可能說反了,不是央行壓低了利率導致經濟萎靡不振,而是因為經濟萎靡不振導致央行不得不壓低了利率。
你像中國,就不敢降息,因為很多資產價格增速過快,如果降息就可能誘發資產泡沫。
中國很多地方的首套房貸,都已經達到5.5%以上了,二套房更誇張,就這都壓不住房價。
如果美國欠下的30萬億債務,敢按照5%的利率支付利息,那每年就需要支付1.5萬億美元。
而美國聯邦中央政府的財政收入,一年才3.3萬億美元。
龐大無比的美國軍隊,一年的軍費才7000億美元。
所以美國國債的利率,永遠不可能回到5%的水平了,因為根本付不起利息。
這種加息能力的降低,直接廢掉了美國利用美元潮汐收割全球的能力。
有個詞大家很熟悉,叫美元週期,也叫美元潮汐。
美國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大規模的異常降低美元的利率,迫使美元流到全球那些具備高資產收益率的國家。
大概再過個7~10年,美國就會大規模的異常升高美元的利率,吸引美元迴流到美國。
美元的流動規律,很像潮汐,而且是人為製造的潮汐。
利用這種潮汐,美國可以輕而易舉的控制很多新興國家的經濟,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就死,從而可以割全球的羊毛,來確保美國的偉大。
因為美元是世界貨幣,全世界所有的國家都要儲備美元,並且利用美元來作為本國發行貨幣的信用錨定物。
你央行裡有多少美元,你才可以發多少本國貨幣,否則分分鐘大規模通貨膨脹。
當你央行裡的美元消失時,你的經濟自然而然就崩盤了。
從1974年開始,美國連續割了全球三次羊毛。
拉美國家被割了,日本被割了,亞洲四小龍被割了。
每收割一輪,美國就可以繼續偉大10年。
2004年6月~2006年7月,美國在2年時間裡連續加息,把央行基準利率從1%上調到了5.25%。
利率在短時間內異常增長5倍,這必然會帶來劇烈的經濟波動。
這次美國瞄準的新興國家,是中國,因為此時只有中國的經濟體量,才能餵飽美國,其他國家身上的肉不夠多。
但中國和前幾任被收割國家不一樣的是,我們實行外匯經濟管制,美元的進出很困難,熱錢流出速度很慢。
而且中國的經濟增速也太快了,比前幾任羊毛的經濟都要穩定。
5.25%的美元利率,對很多國家的資本來說都非常具備吸引力,但是對當時GDP增速達到10%以上的中國來說,還算好。
美國的加息行為,沒有對中國構成威脅,足足2年時間都沒有看到熱錢大規模流出中國的跡象。
而美國自己,撐不住了。
大規模的異常加息,是要引爆全球的資產危機,不僅對外國有壓力,對美國自己也有壓力。
對那些本身經濟不穩定的國家來說,這就是爆炸導火索,以前的美國經濟比所有的國家都穩定紮實,所以在自身問題被引爆之前,其他國家就先炸了。
然後美國資本如同禿鷲般收割大量資產反哺美國,修復美國自身的問題。
但這一次,美國碰到了經濟比自己更穩定的中國。
這就導致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還沒有熬到中國炸,美國自己先炸了。
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爆發,美聯儲被迫降息,一口氣把利率從5.25降低到了接近零。
這是自布林頓森林體系解體以來,美國第一次在沒有收割外國羊毛的情況下,完成了一次無意義的加減息流程,不得不依靠直升機撒錢來強行刺激經濟。
這直接導致了2008年之後的美國,萎靡不振,再也不復偉大。
2015年12月,美國再次開啟了加息週期,試圖吸引全球美元迴流,割一輪羊毛來彌補美國的經濟問題。
這直接導致了中國外匯儲備遭遇了巨大的壓力。
為了維持人民幣不貶值,中國的外匯儲備急劇縮水。
2014年底,中國的外匯儲備是4萬億美元。
2016年,中國的外匯儲備只剩下3萬億美元了,消失了1萬億。
中國不得不因此實行鐵腕的外匯管制,強行遏制了外匯的流失速度。
外匯管制雖然對經濟有影響,但也因此打破了美國的加息割羊毛企圖。
看到加息無效後,美國不得不再次開始降息。
所以最近一年多,中國的外匯壓力很小,貶值壓力很小,再也不用嚴防死守人民幣匯率7這個關口了,甚至人民幣還開始不斷升值。
而美國的央行利率,已經低到了不能看的地步,連0.625%的10年期國債都發出來了。
龐大的美國債務,會大幅度壓縮美國未來的加息潛力。
而沒有加息,自然就沒有降息。
沒有加息和降息,美元潮汐就不存在了,美國就很難再割其他國家羊毛了。
近百年來,美國太順了。
一戰,美國沒受到任何損失,收割了大量的戰爭紅利。
二戰,美國又沒受到任何損失,再次收割了大量的戰爭紅利。
戰後,美元成了世界貨幣,美國承諾35美元就可以兌換1盎司黃金。
1971年8月15日,美國總統尼克松宣佈美元和黃金脫鉤,不再履行美元換黃金的義務。
通過賴賬,美國獲取了大量的利益。
然後,美國弄垮了拉美,弄垮了日本,弄垮了蘇聯,弄垮了亞洲四小龍,還碰上了一輪信息革命。
藉此,美國才維持了長達50年的輝煌。
而如今,美國還有什麼?
只要中國小心點,不給美國割羊毛的機會。
靠美國自己,斷無可能創造出足夠美國人揮霍的財富。
要麼全民降低生活水平,要麼就想法設法再坑一個國家拿紅利。
美國當然不願意選擇第一種,所以他們現在瞄準了中國,想法設法讓中國給美國付賬。
這就是特朗普為什麼要對付中國的原因。
但這些財富是我們自己辛辛苦苦賺的,憑什麼要拱手送給美國?

你仲信美金嗎?👆🏻🤪😢
近 31 日
104 次瀏覽
本訊息有 1 則查核回應
Ann 認為 含有個人意見
引用自 Ann 查核回應
1. 此文認為美國的大量國債,使「國債利率」須維持壓縮在低水平,因而降低加息潛力。但其實美聯儲的利率政策,只會影響到短期利率變化,長期國債收益率的決定因素則是國債交易者對經濟的看法,與「通膨預期」較為相關,而不是中央銀行的貨幣政策。

意即:美國10年期國債作為「避險資產」,當政治經濟不確定性因素存在時,美聯儲加息也不必然會使10年期國債的年利率上升。

2. 訊息中描述的美國國債規模大致正確。而近30年來,美國國債利率確實持續降低,但並非節節下降,而是各有起伏。
歐巴馬於2009年1月就任時,10年期國債利率為2.87,並非文中提及的「4.5%」,是於2010年才一度攀升至3.84%。而歐巴馬2017年1月卸任時,利率為2.45。

川普任期內,10年期國債年利率一度來到3.15,使企業借貸成本上升,引發市場恐慌。但2020年因疫情導致經濟衰退,美國頻頻發債籌資,才導致美債收益率大幅降低。

不同意見出處

美國公債殖利率與股市的關聯分析
https://www.stockfeel.com.tw/美國公債與股市的關連分析/

5年期美國公債殖利率來到「歷史新低水位」 市場避險情緒明顯升高
https://www.storm.mg/article/2890929

PIMCO:週期不同以往,美元易跌難升
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ategory/80401/post/202009080023/PIMCO:週期不同以往,美元易跌難升

FRED: 10-Year Treasury Constant Maturity Rate
https://fred.stlouisfed.org/series/DGS10

美國公債殖利率與股市的關聯分析

「利率」是由中央銀行決定,在美國當然是由美國聯邦銀行 FED,在台灣則是中央銀行控制。柯斯托蘭尼曾說「中央銀行:利率的獨裁者」。各國目前的利率都非常的低,有些國家的利率更低到零。全球央行均刻意的壓低利率 (除了俄羅斯及巴西之外),以創造刺激通膨的環境。在這種長期低利率下,造就全球的資金氾濫、熱錢亂竄。

https://www.stockfeel.com.tw/%E7%BE%8E%E5%9C%8B%E5%85%AC%E5%82%B5%E8%88%87%E8%82%A1%E5%B8%82%E7%9A%84%E9%97%9C%E9%80%A3%E5%88%86%E6%9E%90/

以上內容「Cofacts 真的假的」訊息回報機器人與查證協作社群提供,以 CC授權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4.0 (CC BY-SA 4.0) 釋出,於後續重製或散布時,原社群顯名及每一則查證的出處連結皆必須被完整引用。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